对不起,公务员不是你想象的样子

周六晚上十点左右,小庞正在哄孩子睡觉,手机突然响了。他努力动了动提前进入睡眠模式的身体,摸过手机瞥了一眼来电显示,随即清醒地坐了起来,转身向自言自语的孩子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然后发出“嗯”“好”的应允声。

是领导打来的。

挂了电话,他走进另一个卧室,摇了摇已经睡着的爱人,她正在坐月子,脸上写满了憔悴。“老婆,我得去一趟单位,领导通知明天九点去外地开交流会,要连夜准备一些材料。”

老婆问:“走几天?”

小庞说:“三天吧。”

老婆有点不高兴了,大儿子一个人也不肯睡了,小女儿蠕动着身子似乎也到了喂奶的时间,他怀着歉意丢下身后一片狼藉,踩着月光出了门。从单位整理好资料,已经凌晨一点了,他行色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脑子里想材料是否周全了。

身为公务员,其实远不如外界传言的那么轻松。

很多人将公务员定义为“铁饭碗”“闲职”,享受着“稳定”“旱涝保收”的优待,却不知“白加黑”“5+2”才是真正的工作日常。

 

像这样的临时通知或加班,太稀松平常了,爱人都懒得跟他理论家庭责任问题了。在体制里,很少有人跟组织讲条件,这是基本的政治觉悟,也是一个国家公务员的基本素养。

 

记得研究生刚毕业那会儿,公务员就是小庞的职业首选。

因为亲朋好友们都在体制外,他们畅想着体制内“喝水聊天看报纸,一朝踏入权贵门”的生活,以为小庞当上了公务员,就可以逍遥自在,权贵加身,一生无忧。小庞考上后,父母特别高兴,被吵嚷着请客,跟着风光了大半年。

工资3000+的时候,同学们实习才2000+,小庞心里升腾出一股优越感;然而过了几年,同学们陆陆续续地从2000+到了20000+,他还在3000+车补的月薪下忙碌着。

吃早餐要不要加一颗蛋,随份子上两百还是三百,骑自行车还是开车出门……省吃俭用和艰苦朴素才是每天生活的主题。

现在的小庞,因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写材料颈椎侧弯了,头发微秃了,肚腩也大了,还经常被人吐槽“富贵病”“是不是吃得太好,油水太多了”。看着这身中规中矩比实际年龄大很多的装扮,他只能无奈地摇摇头。

如果一定要说有所收获,可能就是为了正能量与价值观的输出,让更多的人看到政府的默默努力吧。有人说公务员福利好,待遇高,能办事,都是管窥蠡测。

那些网上被爆出的贪腐分子,只是这个队伍中极少极少的害群之马,殊不知一般人的晋升渠道异常艰难,是根本没有机会跟内心欲望做斗争的。大部分的公务员,过的是没钱+没闲,责任+担当,24小时超长待机+365天随叫随到的生活。

如果家里不是富二代,没有老人帮衬,清贫是注定的结局。

他们奋斗一生,也只是混个温饱和团圆而已。而有人早已给他们冠上了贪图安逸的帽子,你穷你活该。

这是一种职业的偏见和误解。

 

赵楠比小庞更苦逼,小庞好歹是机关坐办公室的,风吹不着雨淋不住的,可赵楠在乡镇任职,主要工作是信访接待、扶贫救助、拆违治乱、环境整治,整天跟基层的老百姓打交道。

遇上不理解的,被指着鼻子骂,他还不能还嘴,和颜悦色地去解释和安抚。态度稍微一强硬,就有人拍照捅到网上断章取义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乡镇的干部基本都是一出勤,因为路途远,来回不方便,大家中午都在食堂吃,吃完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。老百姓们来办事,要始终保持“有人管”的状况,晚上和周末要有专门的值班人员。

赵楠从小在城里长大,不会说方言,可村里人都喜说土话。有一次接电话,赵楠用普通话回答,被一个老大爷狠狠批了一顿“你怎么这么官僚,为什么不讲本地方言?这样怎么密切联系群众?!”

老大爷批评得在理,这不算什么。

遇到激烈的信访专业户,你不马上解决我就越级上访!

有个中年妇女每天都会去镇里闹。他老公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双腿,两家商量赔偿一笔钱私了,她给儿子在城里买了房娶了媳妇,没钱了就到政府来闹,说是政府监管不力才使她家发生了不幸,扬言要去北京告状,还让镇政府给报销路费。如果不报,我还要去!

赵楠觉得她可怜又可恨,镇里领导安排让他去做思想工作,结果每次去了她家,不是让挑粪就是让种地。赵楠为了全镇的和谐稳定,硬着头皮干,见缝插针地讲事实摆道理,后来那个中年妇女良心发现,竟想认他当干儿子,答应以后再也不缠访了。

赵楠哭笑不得。

 

今年是换届年,每个村都有选举任务。早早的,镇里就做了安排,几乎是全体总动员,三五个一组,包片负责换届工作的有序推进。遇到竞争力大的农村,不排除有暗团在操作,如果他们发现票数有异常,就会派人去抢投票箱,破坏民主程序,以求再来一次的机会。

赵楠身高一米八,去年就承担了维持现场的任务。乡里考虑到白天农忙,聚不齐人,就将选举定在了晚上,没想到唱票唱到一半,有人关了灯,几个壮汉顺势来抢投票箱,现场顿时乱作一团。赵楠眼疾手快,迅速将投票箱死死抱在怀里,退到墙角。即便这样,他仍感觉到一双双有力的大手在撕扯他的衣服,揪他的头发、抠他的皮肤……短短的半分钟,灯亮了,他脸上挂了彩,眼镜已经找不到了。

苦吗?累吗?委屈吗?

风里来雨里去,走村入户,熟到能叫出每一户的名字。可想想大部分淳朴的老百姓,他们一无所长,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去为自己挣一份口粮,遇到困难只能托付于他时,他又有什么资格抱怨呢?

说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公仆情怀有的人觉得有点矫情,但他真的无法回避那一双双渴盼的眼睛,和老百姓为了感激他特地送来的几颗笨鸡蛋,那里头有着沉甸甸的情义在。

 

可能大家会说,体制内的水太深了。这些人只是特例,大部分都是印象中圆滑世故的老油条,混吃等死的安逸鬼,他们左右逢源,趋炎附势,一心想要升官发财,是非观弱爆了。

你错了。

不可否认,这个群体有《人民的名义》中寡廉鲜耻的赵德汉,也有正义果敢的侯亮平。侯亮平们是占大多数的。

你们看到的,都是极少数极少数的反面典型,而大多数真的都是兢兢业业循规蹈矩的。就像一颗老鼠屎掉进了一锅汤,老鼠该死,熬这锅热汤的人是无辜的。

小木也是体制内的,所以太清楚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了。面对误解和偏见,也只能呵呵一笑,耐心地跟他们讲道理。工作不到两年,姑妈就势在必得地找上门来,“你弟弟毕业了找不下正式工作,姑妈也不想让他在外面飘着,要不你跟领导说说,给他弄个指标呗。”——好像这支队伍是有关系就能进的。

“对不起,姑妈,现在逢进必考。”

邻居大婶来了,“我家闺女想找个公务员对象,听说朝九晚五,有钱有闲,你给愁摸一个呗。”——好像择偶更看重的是外界赋予的想象。

“大婶,对象可以介绍,但条件可不光鲜哦。”

朋友打来电话,“我的车被交警扣了,能不能打个招呼,让开出来得了。”——好像体制内所有的关系都可以超越规则之上。

“亲,你这是让朋友违反纪律啊,再说我也没那么大脸啊。”

不理解的老百姓跑来了,“我这个事特别急,今天非解决不可,你们先停下手头的工作办我的。”——好像所有部门都是你家开的。

“您好,办事是要讲规矩的,请把相关资料递交一下。”

父母帮忙接送孩子,“你们当真忙得连孩子都顾不上?”——偶尔几次当然可以,但总不能天天迟到早退啊,来办事的群众能答应吗?

“爸妈辛苦了,等忙完这段(就可以忙下段)啦。”

……

对不起,我们这些按部就班的公务员可能会大家失望了。没有特权,没有洋房,没有豪车,甚至没有多么体面的生活,我们只是国家蓝图下的一枚普普通通的螺丝钉,默默无闻地钉在自己的岗位上。

我们的梦想,与百姓有关。我们的信念,与国家相连。

若论伟大,愧不敢当;若论责任,当仁不让。我们的青春和热血,都将挥洒在这片深情的土地上。

能获得尊重和理解,我们备受鼓舞,万分感激;得不到体谅和尊敬,我们依然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这就是每一个公务员的使命。

此条目发表在澳门金沙线上娱乐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